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时间:2018-11-22 15:10:51| 作者:adminbj| 查看: | 评论:

摘要: 国际慢城,这个概念一直都很好。在休闲时代,不存在国外国内适合不适合的问题。城市压力大、冷暖自知、空间逼仄,人们必然要到乡下,要到人少的地方,要到舒缓有致的地方, ...

 国际慢城,这个概念一直都很好。在休闲时代,不存在国外国内适合不适合的问题。城市压力大、冷暖自知、空间逼仄,人们必然要到乡下,要到人少的地方,要到舒缓有致的地方,静一下心,养一下情,减缓一下节奏。

在前几年的观光旅游时代,我们还不够有钱、有闲、有心情,慢生活之类可能还不太适应中国的国情,但时下不同了。君不见:我们的慢生活已经从城市“漫”到了乡村、“漫”到了国外,以致于我们的慢生活之都——成都是那么有人气和市场,连外国人都趋之若鹜。何况一个专注于“国际慢城”、早已名声在外的桠溪呢?

问题不是出在“国际慢城”本身,而在于有没有精准对接市场、精准定制产品、精准定制环境、精准定制文化。所以,“慢镇”项目的失败,表面上是一个“慢动作”,实质上却是一个“急性子”,在于犯了当下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的管理者急躁、投资者骄躁、规划者浮躁的传染病(参阅《马牧青:旅游开发处于极度躁动状态》)。

在经济下行期,我们在急于寻找撬动经济发展的抓手,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尽快出政绩,便跟风抓旅游,拍脑袋工程、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接踵而来;投资商的“伪旅游、真地产”横行无忌、跑马圈地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由此,在高淳的这个桠溪才产生了这个慢城小镇——又一座空城。

究其原因,还是“慢待”了旅游市场——不尊重市场规律,市场定位不精准。“慢镇”如此,溯源推之,“慢镇”所在的国际慢城——桠溪的发展思路必然也成问题,桠溪走向何处,也就不言自明了。

桠溪乃中国第一个国际慢城,可惜了,像陕西的白鹿原一样,白白糟蹋了一个好品牌(参阅《白鹿原:吃吃吃,白糟蹋了一个好品牌》)。

——马牧青随感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

【正文】

苏南京市边上有个高淳区,区内有个桠溪镇。这个小镇名字虽然很绕口少见,却有个响彻省外的标签,“中国第一国际慢城”。

高淳桠溪镇有个“慢城小镇”项目,由政府重点打造,占地200亩,斥资3亿,建设4年,现在却变成了一座“空城“?游客与市民觉得可惜,质疑是巨大的资源浪费。主管方却回应“高品质开发就得耐得住寂寞”?“要走高端,宁可空着也不能乱动“?

在说“慢城小镇”之前,有必要交代一下“国际慢城”。所谓“慢城”,是指将“慢生活”作为这座城运营的标准,大家尽量都靠绿色交通出行,少开车,多步行骑车。大家生活在城镇、村庄或者社区里,支持传统手工方法作业,没有快餐或者大型超市。

开发的“慢城小镇”就位于桠溪镇的西北角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“慢城小镇”是是一个融合购物、旅游、居住和工作的综合体项目。包含精品商业、青年旅社、餐馆、健身中心、艺术工作室等功能区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这个慢城小镇,于2016年下半年完工后,至今仍是一座空城。大量建筑闲置、里面空无一人,非常可惜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“曼城小镇”实景道路房屋空置

在场地现场,小农也看到的确有些建筑上标注着“文化展示区”、“酒店区”、“夜市酒吧区”、“学生创业区”等字样,但无一例外的是,这些建筑里都空荡荡的,既没人,也没有家具、办公设备,有些建筑的窗户玻璃已经破碎,部分背街面的外墙脏污;路上的窨井盖成排损坏。

访途中,小农还遇到了名开车来的中年男子,他自称原来在这里做工程,前后建了三四年,前年(2016年)下半年完工。项目为什么空置他也不知道。

主管方称“要守得住寂寞”

占用土地200多亩、建设耗资3亿多元的“慢城小镇”建成之后却成“空城”。不少市民、游客觉得“可惜”的同时,也质疑这是一种“巨大的浪费”。但是被质疑方,“慢城小镇“的主管方(简称“慢管会”)却表示,不能站在游客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。

慢管会表示:我们要把这个地方卖掉,会有很多的人来买。但是卖掉以后、全部分割出去以后,怎么去管理它、(商业)业态怎么去控制?还能不能使这个地方成为慢城的一个焦点、一个亮点、一个制高点?我看难度就很大了! 有时候,要做高品质项目,就要守得住寂寞。”

乍一听慢管会的说辞很有道理,不过经过调查,其实早在小镇建设之初,他们就已经和一专做商业综合体的上海公司商谈,不过因为未知原因搁浅了。今年二三月份,慢管会又跟南京艺术学院接洽,谈判把项目整体出让给南艺做分校或者教学基地。

项目功能由商业综合体一下子“切换”到风马牛不相及的教育、培训,恰恰说明项目本身的定位是混乱的,主管单位在项目的建设之初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主观想象行事。

有一种说法:中国旅游景区只有5%的景区在盈利,一大原因是负责决策的决策者不懂旅游,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旅游策划和规划。比如政府作为投资方时,关心的是景观搞出来够不够气派,档次高不高。他们着眼点诠释市政工程的套路。但这些他们关心的,恰恰是游客最不感兴趣的,所以最后一营业就门可罗雀了。“慢城小镇”也是政府重点发展的项目,同样发生了一样的错误。

“小镇的客户是谁?客户到这里来想得到什么样的价值满足?这种价值满足是否和小镇能提供的人文、自然资源想匹配?“这些重要的问题,主管方与开发方都没有着重思考。他们一开始的自身定位就是“高大上”,可是建成这么长时,如果小镇的“高端”定位准确,相关项目或者商家早就找来了,哪会闲置这么久。

所以说,“慢城小镇”一开始的策划与定位就是错误的。慢管会现在做的不该是气定神闲的“耐得住寂寞”,而是需要干净重新调整定位,同时祈祷,在中国这个大片旅游小镇死亡的现状下,杀出一片光明之途吧。在中国这个大片旅游小镇死亡的现状下,慢管会还是好好祈祷,“慢城小镇”能杀出一片光明之途吧。

错误的定位也将桠溪陷入困境

俗话都说,“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”,对于桠溪的政府单位,他们现在不仅需要担心“慢城小镇”这一综合体项目如何换发“第二春”,同时也要开始担忧桠溪镇越来越少的游客量了。

很多时候,我们的确很难改掉自己的毛病,而从“慢城小镇”定位错误的背后可以看出,当地政府对于旅游定位这一块是不太擅长的。所以桠溪现在陷入的困境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2014年小农去桠溪的时候,恰逢它获得“中国第一慢城”称号的第四年。“慢城”这个颇有逼格的符号,让刚刚开始向“精神消费”转型的中国人倾心不已。全国慕名而来的游客比肩接踵。每家农家乐都大排长龙,连小店里的泡面都卖的快断货了。

那时的桠溪镇很热闹。可是现在呢,小农再次来到桠溪,发现只看得到几个老年旅游团。陪伴小农一起的是个老南京人,他有点“幸灾乐祸”的说:看,我说你会后悔吧!我们南京人除了春天看花海,秋天吃螃蟹外,现在很少到桠溪来玩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南京人春天到桠溪看花海

几个当地的农家乐老板娘,搬着板凳在门口唠嗑嗑瓜子,一地的瓜子壳似乎证实了她们生意的惨淡。她们说,即便在现在周末,秋高气爽,蟹黄肥美的季节,她们的生意也只是勉强过得去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空荡荡的农家乐

“中国第一慢城”桠溪总算开始为它的旅游定位不精准,开始渐渐付出代价了。

无文化土壤的“慢城”,不如多体验的“Low城”

桠溪的“慢城”头衔,其实算是“无意”得来的。当年,桠溪只是有个“生态之旅”的旅游项目,而且恰好被世界慢城联盟副主席安杰罗瓦萨罗参观了。这位主席立马被桠溪的自然环境与江南小城韵味打动了,认为这里的一切完全符合“国际慢城”的标准。当年11月27日,在苏格兰召开的国际慢城会议上,桠溪“生态之旅”被正式授予“国际慢城”称号。

桠溪被这一“国际慢城”的头衔砸中后,政府与旅游规划部肯定没有好好研究过什么是“慢城”的真正含义。“慢城”背后应该是一种“欧美”文化,是一种社会经济水平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才能匹配的居住人文文化。而现在的中国民族性格也好,经济发达程度也好,都造成我们的休闲习惯“匹配不了”慢城生活。
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
意大利慢城,人们享受休闲时光,喝茶聊天晒太阳。中国人的旅游还是以参观旅游体验多样化为主。

政府应对“慢城”这一“金牌光环”做的,不是慢慢耕耘这一背后的文化底蕴,让人们真的能来感受下“国外才能体验的”“高级慢城体验”。相反,他们把“慢生活”变成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卖点而已!很多村民开始做起农家乐,接待慕名而来的游客。政府也积极行动,打造花海等各种配套项目来满足游客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“慢城”成为空洞的一个卖点

慢慢地,“乡村游”逐渐开始取代“慢城”的最初内涵。“慢生活”不再是一种人文生态社区理念,而变成“乡村游”的一个卖点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“慢城”成为空洞的一个卖点

桠溪镇变成了一个“四不像”的旅游地。看似是高档的“慢城”旅游,却没有相应的文化底蕴支持。看似又是“乡村旅游”,却又没有相应多样休闲体验,只有单一的观光和吃农家菜。

相比之下,南京周边几个较Low的主题庄园,建筑不算奢华,景色不算优美,游玩项目不算高端,却每到周末人山人海。因为这几个庄园定位就是接地气的“乡村旅游”,可以Low但是参与体验的游玩项目必须多,让人玩的尽兴才行。无文化土壤的国际范“慢城”还不如多体验的“Low城”——这种对比,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。

高淳桠溪:慢城有个“慢镇”,生生慢成了“空城”

 

即便是在台湾和日本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,所有的庄园和乡村项目,也都是以休闲体验为根本核心,景观只是承担配套及部分引爆功能。

后续

旅游小镇想走高端路线,这不是说不可以。但是“高端”≠“虚空假”。做乡村旅游不是简单的事,想靠一种“标签”“口号”或者“金字招牌”就做到一劳永逸是不可能的事。乡村旅游必须有美景,也需要有互动与娱乐。饭要一口一口吃,乡村旅游也只能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做。


来源:新农业与现代农业

原标题:奢侈!耗资3亿至今仍是空城,主管方却称“高品质开发就得耐得住寂寞”?



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小编推荐
  • 热点排行

中国乡村旅游网,乡游天下®旗下网站

郑重声明-:本站部分图文内容取自互联网,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,请及时告知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、停止继续传播!

网站运维:乡游天下(北京)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合作支持: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茶文化研究院

新闻热线:010-89941990 1336 6637 678  邮箱:zgxclyw@126.com

Copyright © 2016 中国乡村旅游网 crttri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 京ICP备12016239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49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