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时间:2019-04-28 13:25:05| 作者:adminbj| 查看: | 评论:

摘要: 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民宿了!民宿拯救不了乡村,也承担不起振兴乡村的重任,因为民宿只是乡村振兴中的一个环节,在系统乡村建设中最多占10%的份额,如果定位民宿引领乡村振 ...
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 

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民宿了!

民宿拯救不了乡村,也承担不起振兴乡村的重任,因为民宿只是乡村振兴中的一个环节,在系统乡村建设中最多占10%的份额,如果定位民宿引领乡村振兴,注定会误入歧途,同时还会把一个新型产业“民宿”引入灾难。

一、乡村振兴之正名

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 

什么是乡村的正道呢?是村干部想做的,农民愿意做的,符合伦理道德的,不破坏生态平衡的。以乡贤为主体,返乡农民工为重点,依托乡村,城市民宿为助力的发展趋势。

5000年的农耕文明,生命如此坚强,就是一直遵循大国小农,回避过度市场化与竞争,减少个人欲望,以自然为本。正常情况下,农民绝对不会卖地卖房,也不会破产。可以共享共赢,城乡融合。远离市场竞争,自然就远离风险,这些是农与城的分水岭。

农业之所以文明,就是勤劳勇敢,勤俭持家,循环经济,不产生污染,不求大富大贵,小富即安,踏踏实实生活。如同公元前三世纪的《吕氏春秋》第一章《上农》中说,农民像婴儿一样简单朴实,他们的财产多样复杂,国家在遭难时,农民不会弃村而去,即使在不和平年代他们都会与土共生。城市人则不同,他们财富简单,带上金银契约弃城而去,“遗”字就是指“贵族”弃城走了。

不要把农民变成商人,中国的善良与道德农民身上还有一点点,这是中国人灵魂与高贵最后的善根。

农村新型社区、特色小镇、家用电器下乡、小产权开发、田园综合体,全域旅游等,都是想解决“三农问题”,都说以农民为主体,结果事与愿违。哪一个是农民为主体?哪一个又使村集体壮大?只要推动民宿,唯一的可能就是找城市资本与人才,而不会帮助返乡创业农民,这就是“初心”出问题了。

我们渴望乡村振兴,可是民宿、乡创、现代农业、有机农业标准等,这些不是农民能做好的事。今天的乡村,绝大多数只剩下老人、小孩与几十条狗。

农村,农民少了,

城市,农村又融不进去,

农民,进不城又回不了村。

二、民宿不是你的家

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 

乡村振兴是硬件(规划设计、基础设施建设等);软件(乡村治理、资源分类、内置资金互助、能力培训等);运营(智慧旅游、金融、民宿、乡宿、农家乐等)三部分组成。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民宿只是极小的一部分。

乡宿的生命力在于乡村家族的温度,民俗与平凡的生活,酒店的功能,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形式,核心是无成本运营。

乡村振兴在运营部分,可以以民宿切入,助力乡宿,民宿与乡宿共存,这是民宿的未来,也是乡宿的春天。

民宿,犹如艺术、文创、农旅,可以刺激乡村,不能维持农业,因为农民本质不属于艺术家,艺术在农村不能当饭吃。

民宿、公司+农户、农庄、艺术、乡创、有机农业标准等。农业是务农,农民不创造剩余价值,不污染环境,勤俭持家,回避竞争,尊敬自然,孝道传承,与自然共生,这些都是农村尊贵的一面,也是最能显示城市文明贪婪的一面。自古中国就是重农轻商,“耕读世家”最引以为豪。这是一个国家的价值观与性格,是农民精神的力量。

城市人是下乡,而不是回家。下乡是需要支付成本、路费、地租、房租、人工、吃住行、时间成本。城市人下乡是租赁,农民才是回家。

城市人无论如何乡愁,可最终必须面对现实,面对市场规律,因为乡村是农民的家。

民宿的价值是延伸出乡宿,是民宿的终极版。民宿的主人是城市人,城市人的家不在乡村,即使有点乡愁与情怀也注定是昙花一现。

因为城市人的家在城市,那里才是你的家,是你的城愁。放着自己的家不管,去弄农民的家,这不合理,也不合情,除少数有情怀的人,绝大多数的目的就是利益与竞争。

我们不能把民宿看做情怀与乡愁,因为民宿是城市人来到乡村,天下哪有回家还要支付房租地租。既然是租借关系,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免费的午餐,既然不是免费又怎么拥有情怀?

三、民宿的多样性

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 

民宿的本质是住宿为主,兼容餐饮。今天已演变为乡村环境,酒店与娱乐功能,家的温暖,时尚的设计,个人的情怀,是一个充满阳光与活力的产业。尤其是保护传统村落与引入现代文明,民宿功不可没。

乡宿的优势是自己的房,自己的菜园,自己的人,村里的人。没有人住时,自己也过日子,种田与乡宿两不误,经营者稳定,打工者安心,工资高低不谈,二十四小时在岗,老人孩子、农田、菜园、鸡狗猪成为城市人的温度,这就是乡宿优势,也是民宿的短板。

未来乡宿,分为三种模式,这三种模式也是政府期待的脱贫,农旅与全域旅游的可能性。

1、农民为主体的乡宿。这种模式在近三年中会异军突起,堰河村、雪山村、信阳郝堂村与袁家村是代表,主要村委会有主动权,人群是返乡的乡贤和在外打工的返乡青年,还有的本村热情的妇女。缺点是品味不高,会引起无序竞争。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村集体组织,发展的快倒闭得也快。村委会只能制定乡宿的硬件标准,但是不能按酒店标准。市场本身就是标准,乡宿不能有标准,有标准的是酒店,客随主(农民)便是特点。

2、城市人运营的乡宿。以村委会为投资主体,农民宅基地与人力入股,城市人负责运营。这是未来10年之内的市场,目前国内最有生命力的以北京“隐居乡里”、郝堂村“花间驿”与雅安“雪山村”为代表。更重要是打通城市资本与金融,有了用武之力,可以有部分标准,主要体现“乡愁”,放大乡村元素,体现诚信与温度。

3、情怀纯粹的民宿。纯粹的民宿在中国有绝对的市场,也拉开了伪民宿的距离,更是乡宿市场的多样性的必备。真正的民宿,以主人的性格与品位来定位民宿,是市场文化与文明的升级,这样的极少,可是市场需要。其代表作如莫干山、两间半客栈、云田人家、花间小路、知白·禅心居、西河村民宿等。这部分什么标准也不能有,这是主人情怀私宅与会所,多数是艺术家,文艺青年,收藏家为主体,个性化是这个市场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四、民宿·居安思危

民宿,或许是一场灾难

 

新农村建设到乡村振兴,“三农问题”一直无解,乡村也没留住年轻人,这需要我们反思了。

2018年,民宿、农旅、度假休闲,康养旅居、全域旅游等,一切又以城市人的盛宴凌驾于农民利益之上,乡村搭台,城市唱戏的演出拉开序幕。

怎么从农民手上获取建设用地?专家学者开始鼓吹农民宅基地进入市场,土地确权、三权分量,点状供地等等。农民不准养猪、民宿星级标准等,又一系列疯狂的伤农方案接踵而来。今天,民宿风又来了,这注定会大起大落,本来是关心农民,结果是忘了市场规律与大国小农的农业性格。

民宿正火,什么事火的时候,问题就来了。这很有可能就是民宿要步入寒冬的预警,2019希望民宿的冬天不要真的到来。

农家乐、民宿、乡宿是未来乡村振兴非常好的形式,关键是要明确主体与客体,与村委会共生共享。了解农民与市民,城市与乡村,优势互补,城乡共享,才是乡村振兴之本。

文/北京绿十字微信公众平台,仅供学习,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告知。



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中国乡村旅游网,乡游天下®旗下网站

郑重声明-:本站部分图文内容取自互联网,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,请及时告知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、停止继续传播!

网站运维:乡游天下(北京)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合作支持: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茶文化研究院

新闻热线:010-89941990 1336 6637 678  邮箱:zgxclyw@126.com

Copyright © 2016 中国乡村旅游网 crttri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 京ICP备12016239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4981号